返回上一頁 第三百五十四章 古國 回到首頁

第三百五十四章 古國
隨身帶著玉如意第三百五十四章 古國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第三百五十四章古國

飄渺海邊,矗立著五座土樓,中間那棟土樓層層疊疊而上,蔚為壯觀,旁邊更有東南西北四座土樓拱衛著,南州土樓歷來已久,飽經歲月滄桑,到如今已是垂垂老矣。此時,在中間那棟土樓里面的最大的一間房子里,一個個男女老少披麻戴孝,哀悲的樂聲在里面回響,讓人聞之落淚,這是送葬的悲歌,也是故去者親人的心聲。

樂浪坐著車來到土樓停下,走下車來,望著高聳云天的樓墻,不禁有一種近鄉情怯的感覺。他出生在這里,這里有一段屬于他的美好童年記憶,如今再回來,一切卻已然成為往事,讓人唏噓不已。

二十多年了,二十多年未曾再回來,除了這依然屹立不倒的樓墻,其它的早已經面目全非,看著一個個好奇看過來的眼神,沒人認識他,他也不認識其他人,多少年了,小時的親戚早已經不認識,就是認識了估計也不記得名字了。

樂浪看了一下,來送葬的人很多,他也不認識人,就走進了屋子里,雖然許久未回,但腦中這里的記憶還在。里面,一個個女人忙著裁剪麻布孝布做麻衣孝巾,還有點拿著一毛錢的包著,都忙著準備送葬用的東西。另一個屋子里正煮著東西,是中午的伙食,是給去送葬的人吃的。

他繼續往里面走去,他是親孫,照禮要去磕頭跪拜送老人家上路,路上遇到海龍,海龍看他什么也沒有就領他去拿了麻衣孝巾,然后帶著他來到里面。

我國自古以來就是禮儀之邦,人們從生下來就與禮相伴。古時人們生下孩子時,要祭拜天地,感謝上蒼賜予兒女;待長成時,有冠禮,以示成年;結婚時,有婚禮,以示成人,死時,有喪禮,以示哀榮。

禮其實是德行的一種,守禮、尊德,是古人行為的準則,有這些守在心間,才不會失了方寸。看如今,守禮、尊德之人漸少,厚顏無恥之輩增多,才導致這社會亂糟糟。

喪禮忙了一天,到了晚上九點左右大家才紛紛散去。眼看天sè已晚,沒法回去,樂浪只好在海龍家里借住一晚。本來他還以為這喪禮要辦好幾天的,沒想到一天就好了。

二十多年沒回土樓這邊,這里的變化很大,土樓里面有錢的都在外面建了房子。在土樓的不遠處,有一個新的村落,是新規劃的,里面接到縱橫,一切基礎設施完善,很受這里住的居民喜歡,所以很多在土樓里住的人都搬了出去。海龍他們一家也有意搬出去,畢竟土樓不能亂動,搬出去,不僅房子大,地方還寬敞。而且那房子還是自己蓋的,想蓋多少層就是多少層,多舒服。

“阿浪,阿伯找你。”樂浪正在屋里和少卿聊天,就聽到外面海龍在叫。

“知道了。”樂浪應著,連忙和少卿結束了通話,走了出去。

樂浪的父親有七個兄弟,他父親是老大,而海龍叫的阿伯則是老二,是他的二叔。他二叔已經有五十多歲,如今兩鬢斑白,看起來很是蒼老。他爺爺死后,這樂氏一族的族長就落在他身上了,每天處理的事情很多,壓力也很大。

“二叔,”樂浪對著坐在聯邦椅上的二叔叫道。多年未見,再見時倒有點親切,只是所謂的血脈親情早已淡泊,變得有點陌生。

“住在這邊習不習慣。”樂浪他二叔對著他關心的問道。

“習慣,海龍家不錯。”樂浪對海龍笑著說。

“那是當然,海龍如今在市里開了間茶葉店,可掙了不少錢。”

“哪里,也就一點點,哪有阿榮在政府工作的好。”阿榮是樂浪他二叔的兒子,他就喜歡人家夸獎他兒子,他一聽人夸獎他兒子就樂得直笑。

“呵呵,還不是一樣是領薪水,沒什么出息的。還是樂浪好,聽說自己開了個酒廠,生意還很好。”樂浪他二叔對著樂浪笑著說。

“還不是一個樣,都是掙錢吃飯。”樂浪謙虛的說道。

幾人又聊了幾句,樂浪二叔這才把身邊一個公文包拿了出來,里面有一大堆的東西。

“阿浪,這是你家的房屋地契,你爺爺一直給你們保存著,除了土樓這邊,你爺爺還在新村那邊給你留了一片兩畝的地,你可以自己去看看,以后可以在那邊蓋房子,以后想回來住也方便,你家的那些地也留著,還是老樣子,不過借給了你阿伯種,你要的話,我就讓他把地還給你。”樂浪他二叔把手中的一疊東西遞給樂浪。

“不用了,我也用不著,就讓他種好了。只是這地契我爸那時候不是沒有嗎?”樂浪接過看了一下,無非是一些地契房產的說明,他記得他父親到小溪村的時候好像沒有地契之類的。

“那時候還沒分家,你爸什么也沒說,就走了,你爺爺要走的時候特地給你留下的。”

幾人又泡了一會兒茶,聊了幾句,樂浪他二叔就走了。

回到房中,樂浪不由陷入了沉思,他爺爺有不好之處,但過去時,卻念著這份血脈親情,也是難得可貴。雖然他不知道當年為什么父親為什么不再回土樓這邊,但不論怎樣,如今人死了有再多的怨也就隨著風散去吧!

隔天一早,樂浪早早起來,在土樓中逛了起來。許久未回,o著土樓中的樓墻、木柱,感覺每一樣都刻著歲月的印記,往事一幕幕從心頭掠過,有笑、有淚,都是心中最深處的記憶。

在土樓中轉了一圈,踏著土樓中間的一條中軸線拾級而上,這條路叫功德路,路的兩邊林立著各種各樣的石碑,石碑上面刻滿了字,這叫功德碑,上面記載著哪朝哪代誰誰為宗族做了什么有力的事,或者哪個人在什么時候考了功名光宗耀祖,每件事都清清楚楚的刻在上面,以讓后人謹記。

最上面是一座五角涼亭,涼亭中間立著一塊烏黑的大石,石上用古篆書寫著“樂浪”二字。

傳說他們樂氏一族本是古樂浪國人,后來因為國中戰亂,以致國破,這一支族人不得不飄揚過海逃生到此處。初到這里時,猛獸遍地,瘴痢叢生,土著蠻人殘猛彪悍,不得不筑摟以自保,這才有了如今的樂家堡。

從樂浪國中來的人本來不姓樂,來到這里后便以國為姓,樂浪的這個浪字其實是樂氏一族輩分中的一個字,樂氏的輩分是“宇宙洪荒天地日月星辰森林木海浪濤。”而樂浪則是最后第二的浪字,他是這一輩中第一人,所以就取了個“浪”,后面沒有名字。

樂浪站在亭中,看著石碑,手中o過的盡是厚重的歷史,舉目遠眺,遠處的海面上閃著湛藍微bo。以前小的時候不懂事,聽到老人說,古時人趁著海潮退去,踩著鍋蓋就可以過臺灣了。那時的他,人傻傻的,聽到別人這么說,真的從家里拿出木頭大鍋蓋趁著潮退之時,往對岸游去,他也就是在那時遇到了靈兒。

記得靈兒看到他時還嚇了一跳,以為他是大海怪呢?如今想想,當時真是無知者無畏,要不是運氣好,估計現在他已經成了海中魚兒的糞便了。

站在高處,海風獵獵,樂浪看了一下,就轉身往下走去,這里早已經不是他的家,這里到處充滿了陌生的感覺,他是不可能回來了,不過那塊兩畝左右的地可以去看看,到時候蓋個房子,以后和老婆出來玩的時候,可以住一下。roa。

隨身帶著玉如意 https://tw.aisuren.com/Read/48/index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