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一頁 第三千三百五十七章 不能走嘍! 回到首頁

第三千三百五十七章 不能走嘍!
仙武帝尊第三千三百五十七章 不能走嘍!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三年,葉辰恢復了些許記憶。m.lnwow.co

某一日,他立在恒岳山的門前,看了很久很久。

都知他在找尋記憶,無人叨擾他。

“不老的恒岳。”

時隔無盡的歲月,他又抬了腳,如當年第一次來,順著山門前的石階,一步步走了上去,走的神志不清,連他自己都不知,他如今走的,是當年的路。

路過小靈園時,他驀的駐足。

園中有虎娃,有張豐年,也有一只呱呱叫的小鷹。

“大哥哥。”

虎娃起身,依是那般憨厚。

而張豐年的笑,也永遠都那般的溫和。

葉辰一笑,默默抬腳。

他又成一個游客,走上了恒岳宗,走一路看一路,恍似古老畫面歷歷在目,每一處,都好似有他的身影,映的是歲月與滄桑,都在永恒中,化作不朽。

“給他放點兒血,還是沒問題。”

暗中有人跟隨,總少不了司徒南、謝云和熊二。

“來,看那。”

龐大川拽了三人,遙指了一下玉女峰。

完事兒,仨貨便溜沒影兒了,玉女峰是個好地方,玉女峰上的人,也各個都漂亮,此刻,都在瞅著他們,一雙雙美眸,都綻放了火苗,不跑就得挨揍。

“來了。”

葉辰方才踏入靈丹閣,便見徐福笑著迎了上來。

怎么說嘞!來個擁抱該是不過分。

葉辰抬手,一手將笑臉相迎的徐福扒拉到一邊兒了。

真他娘的尷尬。

徐福黑臉,咋一點兒面子都不給嘞!

葉辰不語,只看齊月。

上個紀元的記憶,貌似并未恢復,但他第二世的記憶,卻在隱隱約約間,一點一滴的刻入了他的意識。

“朕有生之年,必開疆擴土,造萬世王朝。”

這,該是他第二世,說過的最豪言壯語的一句話。

而他此刻所看的女子,便是他第二世的皇后。

“回來了。”齊月嫣然一笑。

“記得你嫁給朕時,只十五歲。”

葉辰抬了手,撥開了齊月灑落的一縷秀發,輕輕撫摸著那張臉頰,與記憶中一模一樣,還是那般的美。

很懵逼有木有。

徐福有點兒愣,這特么哪年的事兒。

“媳婦都在恒岳呢?這般撩妹,不好吧!”

小靈娃坐在房頂嘀咕,抽空還看了一眼玉女峰。

“泡妞兒,他是專業的。”

圣體家的妻都是看客,單手托臉頰,看她家相公撩妹,都開明的主,曾說過無數次的話,至今依舊作數葉辰有多少女人,她們不在乎,只在乎那個人。

平平安安就好。

前塵往事太苦,可不能再相忘江湖。

“十五歲?”

齊月玉口微張,徐福不知,她亦不知。

我嫁過你嗎?

這是哪年的事。

曾經的某年某月,我們有過一段姻緣?

葉辰笑著,牽了她的手。

齊月怔怔,就那般傻傻的跟著,更不敢刺激葉辰。

哇擦!這就拐走了?

徐福挑眉,成了天道,拱白菜的方式都不一樣了。

天曉得葉辰回玉女峰時,是哪一日。

可他,卻成了一尊傀儡,也如一尊雕像,靜靜立在那,紋絲不動,神色略顯木訥,空洞的眸,時而會閃過一絲迷茫,自始至終,都拽著齊月的手不放開。

“叨叨擾了。”

齊月掙扎一下,欲轉身離去,這局面未免太尷尬。

可葉辰的手,怎么都掰不開。

“進了玉女峰,可就不能走嘍!”

上官寒月嘻嘻一笑。

眾女也上前,挽回了齊月。

若非有一段刻骨銘心的故事,他家的葉辰,又怎會這般的不舍,縱在木訥空洞中,也不愿放開她的手。

那夜,葉辰坐在了老樹下。

還是那般呆,不言也不語,像極了紅塵六道。

這一坐,便是三年。

三年春秋冬夏,他的眸有深邃一分,多了一絲清明。

月夜寧靜。

他默默起了身,一步步走出了恒岳。

無人跟著。

他的妻子們也一樣,有那么一段旅途,是專屬他的。

“老夫掐指一算,再回來時,還會帶一個。”

暗中不知有多少老家伙,語重心長的捋了胡須。

葉辰再現身,是春秋古城。

那,也有一個女子,正坐在桃花樹下畫畫。

畫的乃葉辰。

這得有多魂牽夢縈,才能描繪的這般栩栩如生。

她,是蘇心兒。

曾有那么一段往事,他在追發狂的玄皇之女,她在湖中沐浴,南冥玉漱的一掌,將他打入了那個湖泊。

恩怨由此而來。

然,他們的緣分,貌似更久遠。

還是輪回牽絆。

他的第三世,是一個十惡不赦的大盜,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,將一個柔弱的女子,拖入了一片黑暗的山林,女子無助的嘶吟,是一篇悲離而哀涼的葬歌。

如今,他又來了。

亦如一只幽靈,來的悄無聲息。

“圣圣主。”

蘇心兒忙慌起身,忙亂中藏了那副畫。(本章未完,點下一章繼續閱讀)

仙武帝尊 https://tw.aisuren.com/Read/47513/index.html